打开
关闭
当前位置:侦探阁 > 玄幻奇幻小说 > 先婚后爱,总裁宠入骨最新章节

第387章你太急躁了

先婚后爱,总裁宠入骨 | 作者:月小安 | 更新时间:2020-01-20 16:02:07
推荐阅读:御鬼者传奇毒医特工:邪君狂后重生之衙内许仙志神医弃女:鬼帝的驭兽狂妃至尊神殿陆鸣陆瑶高冷老公,抱一抱医世圣手马筱虎复仇总裁很难缠傲世法则

  由侦探阁提供的《先婚后爱,总裁宠入骨》的“第387章你太急躁了”,希望你喜欢。

  书荒?找不到免费书?书荒求书:http://s.ztapi.com 上论坛提供书名、作者、主角名、最好能提供看过的链接,我们帮你免费找!免费在线阅读!章节有误请联系站长。

  只见对方凝视自己的表情也越发严肃起来。

  “我刚刚看见你找了dy,没说错吧?”

  听见这话,原本憋着一股气的宋衣纯,立刻就和季筱陌的身份掉了个头。此时的她只好似做了坏事被人抓包似的,立马慌张的站了起来,冲着季筱陌辩解道:“我什么也没做。”

  然而话说出口,宋衣纯才警觉她这话反倒漏了马脚。

  对上季筱陌仍旧看着自己的警戒眼神,宋衣纯无意识地转了转眼珠。殊不知她此时满是心虚的模样在季筱陌看来,却更加把她的那点小心思暴露无遗。

  凝视着宋衣纯的脸庞,季筱陌语重心长地劝告道:“你太急躁了。”

  嫉妒这件事本是天性,可是如果不加控制,让它肆意蔓延的话,迟早是会出大问题的。而她作为宋衣纯的朋友,就必须得在对方失去理智的时候,帮她掌握好尺度。

  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?”然而直到此时,宋衣纯都还想再挣扎一番。她甘愿为了温乔放下她的一切骄傲留在这里,就这还能算她着急?

  “不管你知不知道。反正你这样做,要是被温乔知道了,只会把人推得更远而已。”季筱陌看出了宋衣纯的心思。说白了她不就是死鸭子嘴硬?不然如果宋衣纯真是觉得她占了理,此时又怎么在自己面前隐忍至此。

  “dy是我在这个公司里最信任的人。在公在私,我都不希望你再因为自己的胡思乱想,对她说些什么莫名其妙的话。”

  看着此时俨然蔫了吧唧的宋衣纯,季筱陌就知道对方有把她说的话听进去了。

  果不其然,等到宋衣纯抬头,对上季筱陌审视的眼神后,一腔沉默到头来也只化作淡淡的一句话: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宋衣纯离开后,电脑桌面上陡然传来的熟悉叮铃声,让季筱陌一阵欣喜。坐回到办公椅前,季筱陌按动鼠标快速打开邮箱。直到看到最新一封邮件里,咋然出现的熟悉英伦格式时,她的嘴角便立刻浮现出一抹耐人寻味的微笑。

  季筱陌不禁想,看来温乔对宋衣纯的耐受度,确是真的低得出乎她的意料呢。

  距离季筱陌收到温乔的邮件两天后的下午,凌氏集团大楼的总裁办公室,看着凌五慌慌张张从外面走进来时,凌黎宸的脸色明显有些不悦。

  凌五清楚自己打扰了自家少爷,却也只能硬着头皮喊道:“少爷。”

  凌黎宸一伸手,直接关了远程会议的按钮:“说。”

  “我们的人跟着凌子悠,发现她今天神神秘秘去了机场。”凌五急忙说道。

  “接人?”凌黎宸抬头问。

  凌子悠自从在凌越然操办的家宴上回来后,就只恨不得昭告所有人她有多安分。毫不夸张的说,凌子悠至此,几乎就没迈出过大门一步。

  听到凌黎宸的话,此时只见凌五快速点了点头,回答说:“没错。她就是去接人。而且,接的还是商棋。”

  “你确定?他回来了?”听到这个名字,凌黎宸的脸色骤然变得凌厉。

  陡然握紧手中的遥控器,凌黎宸不禁开始猜想凌子悠现在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。他的这个堂姐虽然是个女人,可她的野心却比自己见过的不少男人的野心都要大得多。想来当初凌子悠如果不是别无他法,肯定是不会远嫁国外的。

  “确定,凌小姐接的人就是商棋。不过还有一件事更奇怪。”得到凌黎宸的示意后,凌五急忙说道:“夫人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这个消息。貌似早在商棋回国之前,她就已经提前派dy联系了对方。”

  “季筱陌?”凌黎宸惊讶地问道。

  “是的,就是夫人。但是商棋那边,暂时还没有回应。”凌五如实回答说。

  “我知道了。你还是派人继续盯着凌子悠。”凌黎宸说完话,却又补了一句:“至于季筱陌,也给我派人好好盯着。一有什么情况,及时向我报告。”

  季筱陌怎么可能知道商棋的存在,更何况知道如何联系对方。然而现在事实摆在眼前,却也只叫凌黎宸不得不信。由此来看,他也只能说,季筱陌这个女人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。

  清一色的灰白建筑,坐落于a城的南边区域。这里曾经算是整座城市,黑白两道人物年年聚会的场所,可惜随着商家整个家族,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从这座城市慢慢淡出之后,这里也俨然已经褪去它曾经承载过的腥风血雨,仿佛褪了色的壁画一般,美丽不再,却越发神秘。

  以至于再提到这些建筑里,曾经门庭若市的南苑时,人们都只会笑着说一句,知道知道,然后也就没有其他话了。

  此时此刻,位于南苑的某座小屋。凌子悠也不顾众人阻拦,一路从门外盛气凌人的走到了最里面。

  站在熟悉的地方,凌子悠霍然推开门。看清此时站在窗边的那一抹身影,她只无比气愤的把手里的东西,狠狠往桌子上一摔:“这根本不是我要找的东西。你骗我?”

  话说完,只见被她扔出去的东西瞬间裂成两半。

  定睛一看,那东西确是一枚破碎的玉坠。通体的绯红色光泽昭示着它曾经的不凡,不过对于此时的它来说,却无任何意义。

  由此可见,凌子悠话语里的计较却也昭示着她和眼前人关系,倒也比不上她手里的这一小枚玉坠。

  许是早就预料到了凌子悠的怒气,此时站在窗边的人听她一通发泄完,倒也,没再说什么话。只是顺手摸了一下栖息在他手里,全身俱是苍绿色绒毛的鹦鹉。轻轻掐了一下鹦鹉的左半边翅膀,那东西便直接飞向了外面的大树。

  只是站在树上,鹦鹉却也不老实,只一个劲的冲着窗台学舌喊道:“坏人。坏人。”

  听得这话,凌子悠却仿佛受了莫大刺激一般,脸上的神情更显狰狞。男子见状,却也什么都没说,只是不动生色的关好了窗。

  此时阳光透过窗棂上的复古花纹,一丝丝照耀下来倒影在他的脸上,虽然显出一道道充满光亮的斑驳痕迹来,却也掩饰不了男子身形的瘦削。

  “我告诉你商棋,你别在这里和我装傻?我的要求你一天达不到,那你就休想我会乖乖和你离婚。你为了那个女人不是什么都愿意做么?怎么现在反倒变成个缩头乌龟了?还拿假东西来骗我,简直是卑鄙无耻。”

  商棋越是不搭理她,凌子悠便只觉得心里越发愤恨。她实在想不通,凭什么这个男人可以为了别的女人一掷千金,甚至搭上性命也在所不惜,却对自己如此斤斤计较。

  此时此刻,凌子悠原本明艳的脸庞却只变得愈发扭曲。至此她每说一句话,就把她和眼前人的关系变得愈发水火不容。

  然而面对暴怒的凌子悠,商棋的脸上却也没有任何其他的表情。他长得高,皮肤却苍白得可怕,不同于一般人的白色皮肤,而是一种近乎病态的苍白。

  借着亮光的照射,甚至都能看清楚他脖子上的青色血管。一举一动之间,他的气息静谧得仿佛中世纪古堡里的吸血鬼般消沉而微弱。

  “你还有什么事?”商棋冷冷说道

  凌子悠抬头的对上他的视线,却只发现对方看向自己的眼神,竟也满是冰霜、似乎再和她多说一句话,都会让他觉得恶心。然而讽刺的是,这个男人和她之间,确实存在着难以挣脱的关系。

  正当凌子悠想说话时,却只看到面前的商棋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。只见他颤抖着手,艰难从口袋里拿出手帕捂住嘴,却又必须借助倚靠着的墙壁,才能支撑住自己的身体。

  眼前的这一幕,虽是商棋的不堪,却也让凌子悠觉得无比讽刺。她在心里不断告诫自己,对方今时今日的所有下场,不过都是他自己咎由自取。是商棋对不起自己,是他自己自作自受,怨不得任何人。然而饶是这样,看着眼前几乎就要倒下的人,凌子悠也不觉皱紧了眉头。于是就在她自己都没注意到的时候,她的手却已经朝着对方伸了过去。

  然而就在凌子悠惊慌之中,门却被人从外面一脚踢开。紧接着一个身穿黑色皮衣,动作利落的短发女人便以最快速度闪了进来。

  轻而易举越过自己之后,凌子悠只见她伸手,扶着商棋的大半边身体,然后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透明药瓶来。女人打开药瓶,倒出里面的白色药丸,接着便把它递到商棋嘴边,轻柔说道:“咽下去。”

  看到突然出现的女人,凌子悠起先是被吓了一跳。

  不过下一秒钟,等她看清楚对方的模样时,凌子悠却又换上了一副比起之前面对商棋还要狠厉的表情,直勾勾盯着面前的人狠狠说道:“是你?原来你也跟着回来了?我就说怎么他会愿意回来,原来都是你在他旁边教唆。好呀杨皎,你可真不要脸。你们是不是商量好了,等到我和凌黎宸斗得你死我活,最好是我死,这样你们就能毫无阻碍在一起了?”

  等到商棋吃了药,心率暂时稳定下来之后,杨皎霍然站了起来,毫无惧色的对着凌子悠说道:“如果你再这么大声说话,我就只能请你先出去。或者你要什么东西,可以直接和我说。你难道看不见他生病了,受不得刺激?”

  “和你说?你是谁?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这种话。我告诉你杨皎,这辈子你都别想和商棋有什么结果。只要我不答应离婚,到死你都只能是个见不得光的女人。你们杨家不是一向自诩高风亮节,家风严谨?我好奇了怎么到了你这里,就上赶着要来倒贴别人的丈夫呢?”

  凌子悠听到杨皎让自己离开,心里的火就倏然被引爆。

  “行啊,你这么能说那你说吧。我看你是要看他死在你跟前你才开心?这样挺好,到时候你们夫妻一个都活不成,我也可以高枕无忧夺了你们的财产。是吧,商太太。”杨皎立刻讥讽道。

  凌子悠扯她就算了,竟然还敢诋毁杨家在,单单这点就叫杨皎受不了。

  “你给我等着,我今天非得叫你好看。”凌子悠被杨皎一副牙尖嘴利的样子气得几欲暴走。从小这丫头就和自己不对盘,现在想来,凌子悠只觉得她早就应该提防杨皎才是。

  只是谁知道商棋别的人不要,偏偏要和这个土丫头混到一块儿。她就不明白了,杨皎从小到大就跟个假小子似的,到底哪里能够吸引到商棋。

  “来呀,我等着。”杨皎忍不住对着凌子悠做了一个鬼脸。她看凌子悠一副千金大小姐的金贵身躯,怕是一招都和自己过不了。

  两人对峙之间,只见商棋却艰难地站稳住身体。示意杨皎不用担心,然后抬起头来凝视着着对面的女人,终是说了一句:“你先出去吧。”

  淡淡一句,语气谈不上悲喜。然而商棋此时的动作落在凌子悠眼里,无非就是对方再次在她和别人之间舍弃了自己。

  “行呀,我倒要看看你们还能玩什么把戏。不过我告诉你们,趁早死了想躲我的这条心。反正我现在什么都没有,就是有时间和你们耗。”凌子悠话说完后便愤然离去。

  走到门口手一挥,却只把门撞得巨响,叫人听得只觉头皮发麻。

  “你看她那副样子,真是气死我了。”杨皎伸出手来不停扇着风。亲眼目睹凌子悠一系列动作之后,她只觉得果然三岁看老这句话,还是有道理的。

  反正在她记忆里,凌子悠这个人从小就是人前人后两幅面孔。但凡能够让她得到好处,这人只会表现得比任何人都要懂事乖巧,实则见过凌子悠暴力冷酷的一面之后,杨皎却比任何人都要知道凌子悠虚假的一面。

  等到凌子悠走后,杨皎便只扶着商棋缓缓坐下,随处看了一眼房间四周,待到杨皎瞄到桌子上摆着的一大盆新鲜提子时,原本阴郁的表情便立刻犹如暴雪消融。

  看着面前抱着一盆提子吃得十分满足的杨皎,商棋小声问道,“你怎么会来?”

  “恰好路过。”杨皎随口回答道,接着便继续专心对付她眼前的水果。

  等到吃了一大半后,杨皎却又似乎想起了什么事,只伸出手往自己袖子上胡乱抹了抹

  
先婚后爱,总裁宠入骨最新章节http://www.ztapi.com/xianhunhouai_zongcaichongrugu/,欢迎收藏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新书推荐:许仙志复仇总裁很难缠至尊神殿陆鸣陆瑶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:绝世高手极品护花保镖傲气凌神霸艳至尊:一等家丁绝世灵妃:国师来接驾灵鼎重生之海棠过往垂丝海棠